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审讯谢丽云](图文)
[审讯谢丽云](图文)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天堂 av电影 亚洲av av视频 av在线 成人av 日本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审讯谢丽云
 

 字数:0.5万
  
   谢丽云被铺的当天晚上,就被带到了刑讯室,她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命运。 她不怕,她担心的是她的两个妹妹,她们年龄还小,能否经得住敌人的严刑拷打。 
  许宗山万分高兴,几天前,他们抓住了共党女交通员陈丽丽和孙莉,尽管她 们很坚强,但还是被他用酷刑撬开了嘴,终于逮住了谢丽云这条大鱼和她两个同 母异父的漂亮妹妹许凤娟,许凤芹。现在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让谢丽云开口, 从她的嘴里挖到他需要的东西。
 
  谢丽云被带了进来,许宗山仔细打量着这个女共产党员,「谢丽云小姐,你 的应该明白说些什么。」
 
  凤霞谢丽云把头转向一边,这令山本许宗山非常脑火:「你不开腔,自然有 办法叫你开口。」
 
  「我知道你们的办法是什么,不就是使用酷刑对我进行拷打吗?我死都不怕 难道还怕你们的拷打?」
 
  谢丽云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山本许宗山。
 
  许宗山冷笑着:「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你的妹妹也不怕吗?」
 
  他一挥手,布帘后边立刻响起了皮鞭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和女人的惨叫声, 谢丽云听得出来,那是凤娟和凤芹的惨叫。布帘拉开了,里面的情景惨不忍睹。 凤娟和凤芹赤裸裸的,被笔直的吊起在刑讯室的房梁上,脚尖只能勉强地绷起, 将将立起在地面上。她们的全身上下被泼上冰冷的凉水。冰冷的水顺着她们的身 体流淌下来,流到地面上,将地面也湿了一大片。
 
  打手们一边用皮鞭们抽,一边大声喝着抓起她们湿漉漉的短发,迫使她仰起 头问道:「快说,免得白嫩的皮肤受皮肉之苦。」
 
           
2.jpg (16.97 KB)



   
   凤娟奋力挣扎着,「不知道,我什么也不会告送你们的。」
 
  「妈的,打!往死里打,看她还嘴硬。」
 
  打手抡起沾过水的皮鞭向她们的的身上、脸上、胳膊上、胸脯上狠狠抽去 ……
 
  「啪……啪……啪……」皮鞭继续抽打着,「噗噗」声凤娟和凤芹强忍疼痛 的叫声混杂成一片。她们的身体被皮鞭抽打得在刑架上摇晃着,身上的雨水、汗 水、血水飞溅到空气中。昏暗的刑房内,一幅拷打美丽性感女性的凄惨场面映入 许宗山的眼帘。,他对折磨女性有着特殊的嗜好,看到漂亮女性在酷刑下扭动、 挣扎的场面就兴奋异常,他是一个没有人性的败类!
 
           
3.jpg (16.52 KB)



  
   也不知他们抽打了多少皮鞭,等他们抽打累了停下来后,这才发现凤娟和凤 芹早已疼的昏死过去了。
 
  「哗……」凤娟和凤芹被冰冷的凉水泼醒,她们艰难地抬起头微微睁开双眼, 用蔑视和不屈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伙暴徒……
 
  「怎么样?这下知道滋味了吧,我劝你们别硬挺着啦,还是赶紧招了吧。」 打手们恶狠狠地问道。
 
  「呸!。」你甭想!我不会如你们意的。「凤娟和凤芹坚决地回答道。
 
  「奶奶的,来人哪,给她放下来,咱们换个玩儿法。」
 
  打手们把姐妹俩从吊架上解下,然后拖到长凳上,使她们的上身靠在长凳的 立柱上,再将她们的双臂反扭到柱子的后面,用一根粗绳捆住她交叉着的两个手 腕,再把余绳提起绕过圆柱紧勒住她的脖颈绕一圈,如此一来她们的双臂酒帘位 高高地吊起在柱子后面。打手们再用另一条绳子十字交叉捆住她们的前胸,在她 的双臂上又各绕几圈与圆柱勒紧后,再绕回到她们的胯部上下左右紧绕三圈与长 凳捆在一起,这样她们的上身酒帘位紧紧地捆绑在立拄上。然后用撬棍抬起她们 紧紧绷成弯月型双脚的跟部,并垫进一块5公分厚的砖头。……刺骨的疼痛折磨 着她们,但她们紧紧地咬住双唇,不肯吭声……砖头一块,两块,三块,第四块 垫进去后,姐妹俩终于忍受不住剜心钜骨的刺痛,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谢丽云心疼极了,破口大骂起来。许宗山阴着脸,「把她吊起来!」,一摆 手,打手们涌上来把谢丽云的双手绑住吊在屋顶上垂下的铁炼上,几把扯光了她 的衣服。她雪白的身体暴露无遗。打手拿起一跟筷子粗的铁条,上面满是用凿子 斜砍出来的倒刺。
 
  放在谢丽云上慢慢的拉动,让上面的倒刺划过她的脸,小声但凶狠的说: 「看见了吗?这东西抽一下就能带下来一条皮肉,你可想好了。」
 
  谢丽云表情镇定,她没有做任何回答,只是咬紧了牙等待着。
 
  「嗖……啪!」铁条抡了起来,但没有抽在谢丽云身上,而是打在那木制的 老虎凳上,后重的木板上被抽掉一条木屑,留下了一条清晰的痕迹。谢丽云不有 自主的颤抖的一下。
 
  「嗖……啪!」铁条又抡了起来,这一回是抽在了谢丽云的大腿上,她拼命 咬住牙没有喊叫出来,但还是从她裂开嘴的牙缝里挤出了一声屏蔽「哎呀……!」 她身体向后一挺头向上扬起随之又垂了下来,牙依然紧咬着,透过被抽破的旗袍 可以看到她大腿上皮开肉绽一道血痕。
 
  「啪!」又一下打在了她高耸的胸部「啊……!」还是低声屏蔽,可声音比 刚才大,她的身体痛苦摆动着转了半圈又转了回来,歪脖子李拿铁条的手再次举 起向下打去,这以下竟抽在了谢丽云的右脚脚面上。「啪!」「哎呀……!」她 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叫了起来,颤抖着抬起疼痛难忍的右脚,脚趾头使劲张开又 并紧再张开,不知该怎样才能减轻疼痛,脚面的青筋鼓胀,绽开皮肉的伤口渗出 了鲜血流进脚趾缝中。「啪!」铁条打向了她的左脚。
 
  「啪……啪……啪……啪……!」铁条呼啸着抽向在惨叫的女人,她的后背、 胳膊、腋下、小腿没有一处逃过狠毒的抽打。谢丽云终于忍受不住剜心钜骨的刺 痛,惨叫着昏死过去……
 
  「准备烙铁。」一个打手从身旁烧的极旺的火炉里抽出一块通红的烙铁。 
  「吱……嗞……」轻放在了谢丽云雪白的大腿根上。
 
  「嗯……嗯……哼呜」她低垂着头,鼻子,嘴中发出屏蔽声,一缕清烟冒起, 接着是一股皮肉烧焦的刺鼻焦臭味,显然,打手还没往死里烙。他只是想让谢丽 云先慢慢忍受烙刑的煎熬。
 
  许宗山走上前一把揪住谢丽云披散下来的长发,使她的脸被迫地仰了起来。 
  「你到底说不说!」沉默,谢丽云用沉默回答敌人。
 
  「给我继续整!」许宗山松开她的头发,命令手下。
 
  打手撤回了手,把用过的烙铁放回火炉,又抽出一块烧的已发白的烙铁,狠 命的往谢丽云高耸的胸脯上烙去,胸脯马上被烧烂,烧焦,「嗞……嗞……嗞」 谢丽云低垂的头猛地仰了起来,披在胸前的长发全都甩到了脑后,苍白的脸上的 肌肉全都缩在了一起,眉头紧锁,牙关咬得吱吱作响。她感到这巨大的灼热烧穿 了她的胸膛,烧透了她的后背,她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胸口自然的向回缩, 痛苦的扭动身体,「哼,哼,……呃……嗯……」的声音不断发出,越来越急促, 越来越大,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就是受到了如此酷刑的折磨,她还是没有叫喊出 来。
 
           
5.jpg (18.99 KB)



 
  打手拖过来一个火炉子,炉膛里熊熊的炭火中屏蔽着几只纲钎,一个打手从 火炉中取出一根钢钎,钢钎的头上是烧的通红的烙铁头,将烙铁头举到谢丽云胸 部的乳沟处烫去。
 
  「嗤——」的一阵声响,青烟腾起,她「啊」的一声惨叫,立即昏死过去了。 当谢丽云再一次被凉水激醒时,打手再次从炉子中抽出烙铁,照着谢丽云被皮鞭 子抽烂的屏蔽烙了下去,谢丽云啊的惨叫一声昏了过去,屋里散发则皮肉烧焦的 味道。
 
  一盆凉水将谢丽云泼醒:「说!」
 
  「不知道!」谢丽云坚定仍然坚定地回答,随便怎样你皮鞭子怎样抽,烙铁 怎样烙我就是不招,还有什么样子的酷刑都使出来,谢丽云抬起带着鞭痕的脸, 怒视着敌人。
 
  许宗山火了:「继续用刑,叫她生不如死!」
 
  牢房阴冷潮湿,谢丽云和妹妹们仰面躺在草堆里,赤身裸体,一动也不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终于「哎哟」一声醒过来。她只觉得浑身疼痛难忍,稍微 活动一下,就疼得钻心。她艰难的睁开眼,连转动一下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她 费了好大劲,才转过了头,看见妹妹们依然昏迷着,浑身都是伤痕,因为疼痛, 这曾经非常美丽的脸,现在却由于疼痛而扭曲着。她们嘴唇微微的翕动着,仿佛 在呼喊着疼。尚未发育完全的小乳房,只有茶杯般大小,上面扎满了钢针。她不 由得一阵心痛,妹妹还不到十八岁,正在豆蔻年华,还是个孩子呀!她有点后悔, 不该让妹妹们和她一起来干这交通员的工作,这可是个非常危险,牺牲率极高, 被捕后必然会被严刑拷打的工作呀。她朝凤娟爬过去,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就 如同千山万水。
 
  她用颤抖的手,轻轻的擦拭着妹妹的脸。凤娟一阵战栗,醒了过来,轻轻的 哭泣着。
 
  「娟娟,疼吗?」她的心里更疼。
 
  「姐姐,我疼,真的很疼。」妹妹哭泣着。她的眼泪掉下来了,一滴一滴的 滴落在妹妹脸上。尽管她受的刑比妹妹更重,也比妹妹更疼,但她情愿敌人把一 切刑法都施加在自己身上。
 
  「娟娟,姐姐知道你很疼。但姐姐还是要告诉你,对他们啥也不能说,你什 麽也不知道,懂吗?」凤娟懂事的点点头:「姐姐,我懂。我什麽也不知道。」 
  她眼泪流得更旺了,如短线的珍珠。妹妹真是懂事的好妹妹,她觉得内疚, 是她对不起妹妹。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啥也不能告诉他们呀。
 
  「哐当」,铁门开了,四个彪型大汉,架起她们就走。
 
  刑讯室里,灯火明亮。刑具挂在墙上,血迹斑斑,炉火熊熊,烙铁发着红光。 这地方谢丽云已经很熟悉了,被捕以来,她和妹妹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熬过 来的。
 
           
6.jpg (20.44 KB)



 
  许宗山坐在桌子后边,眼睛里闪着寒光。在他们那个圈里,他是个唯刑派, 从来不相信软化劝降一类的办法。他只相信暴力,他认为,酷刑之下,就是石头, 也会开口求饶。有多少钢铁好汉,英雄烈女,无不败在他手下。去年,共党县委 的联络部长主秀琴和宋丽被捕后,除了会骂人以外,其他啥也不说。他接手后, 一连七天七夜的熬审,终于撬开了她们的嘴。如今怎麽了?一个娇滴滴的娘们, 和两个俏生生的小姑娘,骨头就怎麽这麽硬?一次次的死去活来,一句口供也没 有,真叫人恼火!
 
  凤娟和凤芹肿胀的乳房上扎满了钢针,电话机电极的一端,就接在钢针上。 另一端电极接着铁夹子,夹在她们的阴唇上。由于被多次的奸淫凌辱,她们的阴 唇肿胀着。一个大汉用力的摇着电话机,她们凄厉的惨叫着,浑身颤抖着,乳房 和阴唇突突的跳着。谢丽云哭着,怒骂着,她多麽想冲过去保护妹妹,哪怕是替 妹妹受刑也好呀。可是她被紧紧的绑在刑架上,根本动不了。大汉继续摇着电话 机手柄,累的大汗淋漓,姐妹俩的哭叫声越来越凄厉,后来渐渐的低下去了。谢 丽云觉得自己就要发疯了,她真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救救可怜的女儿,可 她不能啊!那是党的机密,关系着许多人的生死呀!她发现,妹妹们的乳房渐渐 的被烧焦了,扎钢针的地方,渐渐的变成了黄色,渐渐的又变成了黑色。接着, 她还发现,她们烧焦的阴唇忽然剧烈的跳跃起来,一股黄色液体喷涌而出,接着 头一歪,又昏死了过去。
 
           
7.jpg (17.44 KB)



 
  另一架电话机的电极也接在了谢丽云的乳房和阴户上,不同的是,她的乳房 上扎的是铜丝,另一端的电极不是铁夹,而是一根茶杯粗细的空心铜棒,直接插 进了她的阴道。另外一个大汉摇着手柄转起来,电流在她身上肆虐着,她终于体 会到女儿刚才为什麽哭叫的那样凄惨了。她只觉得有万把钢针在刺扎着她的胸部 和阴户,有亿只毒虫在撕咬着她的乳房和阴道。她声嘶力竭的哭叫着,嗓子都哭 哑了。由于这次大汉故意摇的慢,所以谢丽云受刑的时间也很长。等到她也象女 儿那样失禁昏死后,她被电了整整十个小时!
 
  几大桶冷水泼下去,谢丽云终于悠悠醒过来。她听见妹妹象野兽一样哭嚎着。 她费力的睁开眼,看见一个大汉正用烧红的烙铁烙着妹妹们,烙铁正在烙着她们 娇嫩的胸脯。袅袅青烟冒起来,发着刺鼻的焦糊味。
 
  许宗山见她醒过来,揪着她的头发,恶狠狠的盯着她。谢丽云知道他要什麽, 坚决的摇了摇头。许宗山抄起一把烙铁,「嗤——!」的一声烙在了她乳房上。 她哀嚎着,那曾经迷倒过许多人,肥硕丰满的大乳房上,腾起了阵阵青烟。 
           
8.jpg (17.81 KB)



 
  许宗山见她还在坚决的摇着头,鼻子都气歪了,抄起另一把烙铁,狠狠的插 进了她饱经磨难的阴道。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把刑讯室天花板上的尘土都落了下 来。
 
  她又昏死了过去。打手们又把烙铁捅进了凤娟和凤芹的阴道里,一阵惊天动 地的惨嚎后,姐妹俩昏死了过去。冷水泼,酒喷,草纸熏,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莺飞草长,蝶舞花艳,春天真得很美。可是在这美好的春景里,谢丽云就要 走了。妹妹惨死后,她一个人又在这地狱里煎熬了许多天。种种残酷的刑罚,使 她几乎崩溃了。但坚定的信念,使她终于坚持下来了。她是被抬到刑场上去的, 来时赤条条,去时赤条条。她没有昂首挺胸,也不可能昂首挺胸,因为她已被折 磨的奄奄一息了。
 
  刑架早已搭好,敌人没有立即杀害她,只是把她吊在刑架上,指望有人来救 她。乌鸦飞来了,啄食着她,蚂蚁爬上了架子,啃食着她。一开始,她还挣扎着, 后来,人们只有从她微微起伏的胸部,知道她还活着。几天后,她已经只剩下了 白骨,也没有人来救她。敌人最后想利用她,捉拿几个来救她的人的阴谋,也彻 底破了产。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吾夜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碧血丹青 金币 +10红心过百 
碧血丹青 贡献 +1红心过百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15更新.